文章
您現在的位置: 四川省古敘煤田開發股份有限公司 > 企業文化 > 百花苑 > 正文
愛吃蘸菜的母親

作者:郭德平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點擊數:95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8-20文章錄入:dqgzb    責任編輯:譙嘉琪  


我母親這輩子似乎與油葷無緣,年輕時沒得吃,中年時舍不得吃,到老年是吃不得。唯一能使母親吃飽飯的只有蘸菜,只要有青菜、蘿卜、茄子等時令蔬菜,母親便興致勃勃地調配出拿手的“土特產”蘸水,美美地飽餐一頓。  

母親是從桐子嶺大山走出來的,那時她在村里是做農活的能手,又是宣傳隊的“歌手”,有很多人給她提親,可她只是微笑著不答應。下嫁比她大七歲的父親,是因為父親在西藏當過兵,196210月至11月間,中印邊境戰爭是發生在藏南,被稱為中印邊界自衛反擊戰,由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,副司令員鄧少東、趙文進等主要負責東段指揮,父親真槍實彈打過印度兵,榮立三等功。母親小時候記事時,正趕上解放軍進山剿匪,所以,保家衛國的軍人是母親心中的英雄。  

母親結婚的第二年,父親因當過兵被安排到煤礦工作,各種繁重的農活和家務全落在母親身上,母親毫無怨言,有時在情不自禁地唱兩首歌,從我懂事時,最愛聽母親唱《毛主席的書我最愛讀》那首歌。那時候,日子過得很清貧,有時候一把小菜就過一頓,母親在鍋里摻上兩瓢水,抓兩把米淘干凈下鍋,等米鍋燒開后,就把洗好的菜倒進去,等菜煮好后再撈起來,用鼎鍋的溫水把米湯透盡。母親說:“這樣又快又省火”。然后,母親開始調配秘制蘸水,兩把嫩鮮椒、半把青花椒、幾瓣大蒜、半塊老姜和一勺鹽巴分先后放進石盅里,“啪、啪……”地和著搗爛,再舀進碗里加入泡菜鹽水,就成了別具風味的蘸水,那種味道很特別,麻辣酸香回味不盡。  

母親農轉非到礦上后,仍然喜愛吃蘸菜,蘸水就要吃秘制的。父親常笑道:“你母親是大山的女兒,各種野菜喂大的,對蘸菜特有感情”。母親不理會,仍然我素我行,頓頓有蘸菜吃才舒心,有時被麻辣得滿臉通紅,汗水直流,淚花閃閃,仍然不肯停口,像是有一種酣暢淋漓的享受感。  

一次,母親感冒了,幾天里什么都不想吃,一家人都干著急。我靈機一動,從菜市場買了兩把藤藤菜,然后到附近農民那里要來嫩鮮椒和青花椒,調配出母親秘制的那種蘸水。只見病床上的母親眼睛一亮,高興得翻身起來吃得津津有味,被辣得大汗淋淋仍不停。第二天,母親的感冒居然好了。她笑著說:“我的生活在希望的田野上,取之不竭,用之不盡”。  

只要母親心情好,她吃什么本來不該過問,可我們擔心面黃肌瘦的她這樣吃下去不行。一次,我對母親說:“媽,您吃不得油葷,說不定肝上有毛病,到醫院去檢查一下”。母親愣了一下,說:“不可能吧,我打不得油葷是生你們幾姊妹得下的老毛病,那時候沒油吃,每天還挺著大肚子掙工分,有點好吃的都讓給你們吃,想著你們正長身體……”。我聽了心里很難過,說:“這樣下去不行,您還是要去檢查一下”。我知道母親不去檢查的原因是怕花錢,經不住我再三請求,到醫院檢查是胃淺表性糜爛。我很內疚,原來母親吃不得油葷是因為有病。母親卻笑笑說:“胃病人人都有,看嚴不嚴重”。吃飯的時候,母親用筷子夾起一塊肥肉說:“看看哈,我吃肉了”。我們都感到詫異,只見母親很從容地把肉放進嘴里嚼了兩下猛地往下吞,然后笑笑說:“我的病不嚴重吧?隨便買點胃藥吃就行了,別亂花錢治病”。  

以后,母親每每要吃肉的時候,就對我們說:“看,我又吃肉了!”有時,肉在母親嘴里難以下咽時,她眼冒金星,只好吐掉,然后說:“可惜了,我還是吃蘸菜吧”。望著不好意思的母親,我的喉頭哽塞了,淚盈滿眶,心里一陣陣絞痛。這就是我的母親,千百萬個勤勞儉樸母親中的一位。  

    哎!祝愿愛吃蘸菜的母親們身體健康,快樂長壽!

 

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
    網絡經濟主體信息

    四川省古敘煤田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,不得復制、轉載
    地址:瀘州市江陽區龍騰路10號 郵編:646000 電話:0830-2523004 傳真:0830-2523001 蜀ICP備09012549號
    川公網安備 51050202000343號 建議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瀏覽

    看黄子片免费